对外经贸王健:跨境电商将成为全球贸易新常态
发布时间: 2020-12-19 09:45点击次数:

12月18日消息,在今日举办的“2020国际电商创新发展峰会”上,APEC电子商务工商联盟专家、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王健发表了题为《新经济周期将至,电子商务重构全球消费市场》的演讲。他指出所谓数字贸易化,是数字化背景下企业实践创新与环境以及法规和文化环境之间的相互调整和相互适应。

王健表示互联网及数字化使我们的贸易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我们不仅仅对事物产生交易,更多的时候我们的交易可能使某种服务,未来互联网及服务交易占比将越来越大,服务也将带来更多增值。他指出这也是全球贸易变化趋势。

“虽然交易的本质没有变、买卖的本质没有变化,但是商业逻辑发生了变化。”王健这么说道,他表示数据成为了企业新的生产力,让企业不在市场上迷路,“万物互联,商业的生存方式变成了数字化的生存方式。”

对于全球市场的变化,王健表示主要反映在信息技术创新、商业模式的创新、企业经营模式转型、产业层面变化以及制度法规变化这五个方面。

据悉,在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发展新格局的战略导向下,中国正在成为全球跨境电商最主要的市场。独立站出海、外贸转内销模式成为出海企业极为重要的双向发展路径。为此,亚东国际联合亿邦动力,举办“2020国际电商创新发展峰会”,聚焦国内外电商新趋势、新市场、新通路、新业态等板块,进行观点碰撞、高端对话。

对外经贸王健:跨境电商将成为全球贸易新常态

温馨提示:本文为速记初审稿,保证现场嘉宾原意,未经删节,或存纰漏,敬请谅解。

 

以下为嘉宾演讲实录:

王健:谢谢,各位嘉宾、各位领导、各位观众,大家好!

非常高兴到深圳和大家分享一些对未来跨境电商发展趋势的看法。实际上在研究过程当中很多企业人士都在问我们一些问题,特别是问对未来跨境电商的走势如何来看?基于现在企业的实践、创新的现实以及考虑到技术创新和网络创新给整个商业世界所带来的变化,现在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对整个全球市场的变化有什么样的看法。

今年上半年疫情使整个全球市场发生了最大的变化,就是带来了全球贸易增长的最低的发展阶段。当然这个发展阶段是从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一直到现在,当然如果从全球环境来看,贸易保护主义、中美贸易摩擦,到现在全球的疫情蔓延,确实对全球市场和全球贸易带来了很多的负面影响。

但是,与此同时,我相信在座的以及刚才各位嘉宾所讲的,疫情很重要的影响就是给我们的跨境电商带来了一个非常重大的机遇,这个机遇无论从eBay的平台、从亚马逊平台、从阿里的平台,以及新的平台和商业模式的崛起,某种程度上印证了跨境电商将来成为全球贸易的一种新常态。

新常态下企业如何做、如何应对,首先把我们的视野放在比较宏观的角度,放在历史的宏观的角度去看。从历史上看,比如说一两百年前贸易的驱动力,甚至到今天贸易变成带动全球增长重要的一个驱动力,贸易的发展从最早到现在,怎么一点点的变成了这么大的一个全球市场?这么高额的贸易,最早把贸易带到全球的就是运输方面的革命,当然如果看全球贸易的增长,更多的是从60年代和70年代开始,因为60年代和70年代贸易创新更多集中在海上的货物运输。

我们研究传统贸易,我们也知道传统贸易更多的依靠物流技术的创新,包括集装箱。今天我们看来集装箱没有什么,可是倒退100年前集装箱的创新确实把全球贸易做到很高的程度。

2016年,我们在丹麦哥本哈根,因为这个地方是全球运输创新服务的和海上运输的中心地带,传统运输行业基本上集中在这儿。当时我在全球的集装箱拼箱货物协会的年会上做了一个发言,发言以后,他们就送了我一本书,专门讲丹麦还有荷兰、北欧这些国家,讲他们如何在国际航运方面服务创新,如何把产品和贸易带到全世界,现在的自由贸易为海上航运的创新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当然这是历史,也是现实。

今天我们看到的是从90年代开始的互联网的创新,使全球市场真正得到了连接,如果说集装箱运输把货运的成本降到最低,互联网和数字化则使全球投资的协调成本又降到最低。所以才有了现在的世界工厂,才有了现在的全球投资的浪潮,而投资恰恰是从80年代带动全球贸易的最重要的动力。

但是我们如果看今天,甚至看未来,网络和数字化的过程在叠加互联网带来的全球投资热潮,以及海上运输贸易,包括航空运输,应该说整个的全球市场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可以看国外,原来人们提到一个词,就是网络和技术的创新带来了效率,但是在美国会发现商业界不再提“Efficiency”,而提另外一个词叫“Effectiveness”,如果说Efficiency把一件事情做的更加好、更加有效率,现在变成了我们会做更创新的事情,背后的贸易逻辑发生了重大变化。

OECD发布了一个报告,互联网和数字化,使我们的贸易方式发生了变化。这个报告提出互联网和电子商务让我们交易的内容发生变化,因为我们不再交易具体的实物商品,我们交易的可能包括服务,甚至我们现在发现这是全球趋势。

如果你了解技术的创新、网络的创新,未来所有产品都可能和互联网和服务相关。全球服务贸易的增长以及在全球市场占据的份额越来越大,因为服务带来更多的增值。

当然,这两点对贸易影响可能还不够,互联网和数字化的创新可能还影响我们在什么时间进行交易,在什么地点进行交易。因为互联网整个打破了所谓时空的界限,相信这个大家都有所体会。

贸易哪些没有变?OECD的报告讲贸易本质没有变,如果你把贸易当做一个交易环节,也就是买卖环节来看,当然没有变。因为买卖环节和交易环节自从人类出现有了交换到现在都没有发生改变,所以很多人也讲贸易的本质确实没有变。

但是如果放大一个视野,看看贸易背后企业所发生的变化、市场所发生的变化就会发现,虽然交易的本质没有变、买卖的本质没有变化,但是商业逻辑发生了变化,为什么苹果迅速颠覆诺基亚?为什么大家手机浏览颠覆了电视?

出现了新的商业模式,Google、阿里巴巴、eBay、亚马逊、Shopify,雷军在香港小米上市的时候说自己的企业不再是硬件生产商,是一个互联网企业,因为互联网企业人们就会给它一个比较高的估值,就证明自己的企业不再有诺基亚的命运。

为什么现在讲数据变成新的能源、数据变成新的生产力,我从汕头过来,我们也去义乌,也去其他地方调研,发现这些企业都在讲,现在做生意最关键的就是数据,没有数据在市场上就感觉方向迷失了,因为从他们来讲,他们感觉到数据非常重要,数据变成新的生产力。

在调研过程当中发现很有趣的现象,做传统外贸的人和做跨境电商的人现在是两拨人。两拨人拥有两种不同的思维。如果你再去看国际组织,像WTO世界贸易组织目前也走到了路口,WTO的个人信息关键就是如何看待全球贸易的走向。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发现全球市场正在发生变化,这个变化的背景,或者我们今天看到的跨境电商和贸易数字化的背景恰恰就是网络化、数字化、服务化。

万物互联,商业的生存方式变成了数字化的生存方式。同时,我们看到的实物产品和服务彼此之间没有界限、彼此之间越来越模糊。

如果再从传统的角度去理解这些新概念,比如说什么是跨境电商,今天上午还在讨论跨境电商占中国贸易额有多大,我说这个数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如果从海关的角度,只是统计那些跨境网络零售占整个外贸比重非常小。但是如果是跨境电商的角度,企业利用网络和信息手段拓展国际市场,那电子商务当中的电子邮件算不算?如果电子邮件和微信用在贸易当中也算的话,岂不是可以百分之百的中国贸易都是跨境电商。

所以,你会发现我从来不讲数字,因为数字是没有意义的,每一个人都会感觉这个市场在发生变化,每一个人都会感觉这个市场今天和明天不一样,当然,我们会给它贴出各种标签,比如说跨境电商、比如说数字贸易、比如说贸易数字化,甚至于还有数字商务等等概念。

当然我说这些都是从不同的角度,如果我们把跨境电商理解为一种交易,特别是在网上达成交易,我说你这个就是从传统的国际贸易的角度,特别是国际货物买卖的角度理解,跨境电商当然是我们通过平台、支付来完成交易、来交付我们的产品。

你如果看那些服务,跨境电商也包括远程服务,哪怕微信在全世界、抖音在全世界的发展,实际上某种程度上就是服务平台,它也是跨境电商,通常我们给它贴出另外的标签,我们叫它数字化产品、数字化服务,就归为服务贸易。

全球贸易服务和实体的产品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所以我们又给它贴一个标签叫做数字贸易,因为数字贸易把产品、跨境电商数字化的服务、数字化交付过程都放到一块,我们贴一个标签叫做数字贸易。

这些都是从传统的服务贸易、国际贸易的角度,理解现在信息技术和网络技术数字化给整个全球市场所带来的变化。

我所看到的趋势是数字化变化给整个贸易带来的动态化的过程,我把它也贴一个标签,我说叫做从国际商务角度理解的贸易数字化。而这个数字化是我们看到的。

今天在座的很多企业不断的在技术驱动下进行商业实践的创新,包括商业模式的创新,一会儿很多企业会介绍他们的创新的业务做法。而这些业务做法,或多或少的在改变着市场的状态、市场的结构。

同时,我们在顶层设计方面,政府不断推出新的监管方式的创新,包括法律的创新,像《电子商务法》,海关推出的9610、9710,甚至9810的监管代码,毕竟现在遇到的情况是全球市场都在发生转型,而这种转型恰恰体现了很多企业的商业实践创新已经打破了原来传统的业务逻辑,势必会跟原来的法规环境产生某种冲突,所以政府也在不断的推出新的监管方式来适应企业,同时企业又要不断适应政府的法律,包括全球的贸易规则。

从本质上来看,我们今天讲的所谓贸易数字化,包括跨境电商,这个过程恰恰就是数字化背景下的企业实践创新与环境,以及法规和文化环境之间的相互调整和相互适应。

这种相互调整和相互适应对整个市场意味着什么?首先,所有企业在新的环境下面对两个市场。今天讨论跨境电商的时候,我们有一些企业在做跨境电商,在做网上的教育,但是我们也发现还有很多传统的企业也在用传统的方式做贸易。这两拨人现在基本上是不搭界,因为两个市场同时崛起,而实际上我们现在碰到的困惑是什么?这两个市场什么关系?我们做跨境电商的时候不可能把所有的小包都从国内寄出。贸易碎片化我们承认在消费者一端百分之百的是碎片化。但是我们也发现很多人也讲,跨境电商不能停留在B2C,不能停留在每一个小包运输,也需要B2B,也需要在履约过程当中海外仓,涉及到海外仓马上涉及到离不开传统贸易。

这两个市场的纠结是很多企业碰到的问题,这个纠结不仅仅是中国企业,美国的企业20年前就很纠结,在这20年互联网趋势全球市场转型的过程当中,在英文世界又出现两个词,而且一直流行到今天,一个叫做Holistic,一个词Synergy。消费者游离在这两个市场,每个消费者候机的时候,不管是国内市场还是全球市场,可以到实体店,也可以迅速马上转到线上。就像在座的消费者,拿着手机可以瞬间进入另外一个世界。

每一个人都是在这两个世界、两个市场游离或者快速转换,给企业带来的挑战恰恰是这个。

Holistic就是你要把这两个市场当做整体来看待,很多都是把两个市场相隔离、相分裂,现在需要把两个市场进行整合。

我们已经看到有很多企业这样做了,把线上业务、线下业务相整合,包括既做跨境电商,也做传统贸易,因为两者之间没有截然的分别。

Synergy是不仅仅当做整体来看,两个不同的渠道要整体去看,而且要看到这两个渠道彼此之间的关系,所以一定是把跨境电商的网上渠道往线下引流,同时把线下渠道也推向互联网。在国内所发生的两个市场之间的融合迟早也会走到国际市场,当然我没有更多的时间分享更多的案例,但是我希望大家按照这个思路想一想,你能不能把不同市场之间的联系找到,并且做到1+1大于2。

这就是所谓的Synergy,不仅仅协同的问题,是把两个市场融合以后所带来的整体市场效率的提升,这是美国的企业这20年总结出来的经营理念和经营逻辑。

当然,如果你看未来数字化这些新的技术,包括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我觉得在产品的领域的想象空间更大。

如果从宏观角度来讲,数字化给整个市场所带来的挑战既有微观层面的、企业层面的,也有产业层面的,同时还有法规层面的。

(PPT图示)我列在这儿大家看起来很没有条理,我把它分为五个层面。今天我们看到整个全球市场发生的变化基本反映在这五个层面:

第一,信息技术创新,因为新的技术在不断被应用。

第二,商业模式的创新仍然不断,就像跨境电商原来都是网络上支付、网络交易,现在有新的平台。

第三,企业经营模式的转型,你能不能把Holistic、Synergy理解透彻。

第四,产业层面的变化,昨天我们在汕头考察,我们发现产业在发生变化,很多企业策划了三年投资了三年,用两年的时间迅速崛起,因为用了先进的技术和理念,可能未来使整个产业重新洗牌,当然我们看了这个企业也看了那个企业,我们横向来看,但是作为企业来讲不一定能够横向来看,所以现在的产业也在发生变化,也在重新洗牌。

第五,制度规则变化,法规层面也在发生变化。

如果上面讲的可能还不够形象的话,我们最后用这个图来展现一下未来全球市场的格局(PPT图示),全球市场格局平台在市场当中所起的作用越来越大。

平台赋能中小微企业,全球贸易当中更多的是中小微企业来参与,我们已经看到大企业现在逐渐的拆散了,这个在2016年的时候海尔张瑞敏第一次开始创新,把他的企业拆散变成小企业。因为小企业才能够快速的对迅速变化的市场做出反应。

所以,未来的全球市场格局大致是平台作用越来越大,中小企业参与,当然所有的技术都是针对最核心的内容,就是客户,客户的体验、客户的产品。

所以不难想象,现在几乎所有的商家着眼于未来,都把未来的投资放到产品创新、放到品牌创新,因为上半年我们和几个平台,包括亚马逊、阿里平台做调研的时候发现,目前确实很多企业已经开始在未来三年、五年把投资重点放到了产品、放到了品牌,我们相信这些所发生的变化以及他们所反映背后商业逻辑的变化,对各位企业家够有所启示。

TEL:0769-83078591    QQ:136963308    

2002-2020 广东那狼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备案号:粤ICP备19110752号

公司地址:广东省东莞市南城区东莞大道11号